麻豆传媒app官网版ios

高蓝再一睁眼,见小狸猫已经躺在了旁边,她心中终于踏实了不少。

莫少芝帮小狸猫解了毒,不一会就已经活蹦乱跳开口说话了。

方丈过来大喜:“阿弥陀佛,各位施主都是佛祖庇佑之人啊,都是逢凶化吉了。善哉善哉。”

莫少芝起身:“方丈,事到如今,我们这几个外人也都身不由己卷入了贵寺的一些私事上了,不如开诚布公……”

方丈叹了一口气:“事到如今,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,各位施主也是与我寺有缘之人,这事啊……本是佛门清净之地,出了这事,也属实本寺耻辱啊。”

“事情还得从那月阁寺说起。月阁寺表面看似坚固,其实内里已经不堪一击,不光因为年代久远,加上都是木质结构虫蛀严重,而且靠水又太近,潮湿腐烂愈加脆弱。眼,将它挪到另一旁的空地上。”

莫少芝思量片刻,微微感慨:“如此这般,那月阁定将暗淡不少。不能临水对影成双,亦是孤单凄凉。”

方丈面带愁容微微点头:“一弦师傅从小就在寺里长大,他日日瞻仰月阁,或许日久生情,力反对它的迁移和修葺,它说若是动了,就不再是她了。”

丁乙向前一步,微微颔首:“方丈,还是让罪徒来说吧。事到如今,也没什么好再遮遮掩掩,欺瞒几位施主的了。”

方丈一怔,半晌,深深叹了口气,对他摆摆手:“也罢,也罢……”

丁乙双目含情,款款道来:“他的房间里挂满了他画的月阁四季的美景,张张美轮美奂,璀璨夺目。他眼中的月阁似乎比我们看到的都愈加妩媚。那是因为他眼中有爱。”

随着丁乙饱含深情的诉说,一本尘封已久的故事书,缓缓被翻开……

氧气美女亲近大自然外拍美图

那是一弦的故事。

时至晌午,阳光明媚。

年少的一弦正在院中一如平时,静心清扫落叶。

寺里来了几人,簇拥着一个小姐模样的女子,那女子即使在阳光下,也要披着大大的黑色斗篷,将瘦小的身躯严严包裹。

小姐走路极缓,貌似羸弱不堪。她身上挂了一个紫色的荷包,荷包上挂着细小的金色铃铛,走起路来,微微响动。

那铃铛的声响异常清脆,即使声音不大,但总是能穿过一切,传入一弦的耳朵里,他觉得煞是好听,仿佛奏了一曲自己从未听过的音律。那音律来的湍急,猝不及防,猛烈叩击着他的心房……

只要一弦再次听到那个响声,他就会喜出望外,抛下手中的一切,偷偷去看那个病弱的小姐。

一弦的目光始终追随着小姐的身影。

那小姐需身边的丫鬟搀扶,才得以迈进大殿高高的门槛烧香拜佛。

她缓缓跪在蒲团上,双手合十,微闭双眸,虔诚祈愿。

一弦得此良机,他偷偷躲在大殿一角,细细端详那大大披风下的小姐的面容。

她面容清淡,无血色,似是久病缠身,但却丝毫不减她的美丽,愈加将她的脸庞衬托处一份独独的淡雅。

自那以后,一弦似乎是经常见她来寺庙祈福。

每次来虽然外面都是一个黑大的连帽披风,但是,一弦还是发现了里面她瘦弱纤细身上穿的衣服,颜色是不同的,上次是玫红色,这次是粉色……

让这枯坐古寺小和尚的内心也瞬间如见彩虹般五彩斑斓起来。

只是她脸上依旧是毫无血色,依旧是一脸的寡淡。

那日阳光很好,她拜完佛,如常准备下山离去。恍然间,她听到了一阵琴声,随着下人搀扶循着琴声走去。

穿过层层回廊,她走到了月阁面前……那一脸似冰封的面容仿佛瞬间被照进一片暖阳,冰缓缓裂开……躲在一旁的一弦终于见到她那美丽的容颜上荡开一丝丝的笑容。他心里的荒野仿若盛开了一片花海,心中激动万分。

只见那小姐优雅的坐在了湖边,她面带微笑,仰头远远。阳光碎片似音符,在她脸上欢快的跳跃着,无限璀璨。

她将披风脱掉,湖水里映出了她的垂影,微风拂过,那湖面上的倒影影影绰绰,曼妙极了,将那一弦小和尚看得心里似那湖面一般起了褶皱。

自那以后,每次小姐拜完佛都要来这湖边坐一会,,虽不言不语,但眉梢上却挂满了喜悦之情。

直到那一次,小姐来了,但是身上的铃铛却没有响动……

这一次她是坐着轿子来的,她没进佛堂,直接被放到了月阁面前。

远远的一弦瞧着她那一身愈加沉重的身躯,已经直不起来的腰背,看的出来小姐已经病入膏肓,被病魔折磨的苦不堪言。

小姐屏退了下人,独自坐在湖边,,努力撑起脸上的笑容。

一弦心中顿时满是心疼和爱怜……

他不忍再看,抬头看天,双手紧合,口中默念:佛祖,弟子愿一世念你,拜你,日日拂尘,只求你佑这小姐平安健康……

他刚说完,就听到那边传来一阵巨大的噗通声……

一弦突然一阵没来由的心悸,他转向那边,双目猝然睁大,发出一声绵长的哀嚎:“不!”

一切都是那么的出人意料,刚刚好好端坐着的小姐,此时已不见了身影,只见到湖面上荡出圈圈涟漪。

一弦奋不顾身的跑过去,一头扎入水中。几番苦苦挣扎,终于抱住那落入水中的小姐,他努力抱着她游回岸边。

回到岸上,一弦抱着那冰凉的身躯,大声呼唤,却终是没有了任何回应。

一弦脸上不停的滴落着水珠……

闻声赶来的丫鬟不知所措:“小姐,你……”

半晌,她颤颤巍巍的掏出小姐留下的信:“我说怎么会突然写信,原来是你早有打算了。”

听了丫鬟说的,一弦才知道,这小姐已经没几天光阴了,她喜欢月阁,它太美了,看着它仿佛无比心安,若是要死,她也要死在这月阁的面前。

她说来世愿化作这一片水,永远环着这美丽的月阁……

一弦俯看着寂静的小姐,他的心凉透了……

小姐家人来准备带走她,他偷偷摘下了小姐那挂着铃铛的荷包,捂在手心里不忍摊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