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频安卓下载app破解版

翌日。

今天席正梃要去公司,一大早就起来了,尹婉竹要陪着他一起去,也起来得很早。

两人简单的用了餐。

刚八点钟,就到了SQ大厦。

余可飞和尚洁两人早就侯在电梯门口,电梯打开,看到两人出来,齐齐恭敬的颔首。

“boss,太太,早上好。”

席正梃牵着尹婉竹,目不斜视,高冷的点了下头。

倒是尹婉竹,回应了一声:“早。”

两人牵手走在前面。

余可飞和尚洁跟在后面,两人心思各异。

尚洁想着是——本以为尹婉竹流产后会萎靡不振很长一段时间,没想到没多久,她竟然又光鲜亮丽的出现在了人前,看来,这女人也是够冷血的。

余可飞想的则是——找个尹婉竹不在的时间,和席正梃将昨天卓彦婷的反应报告一遍。

粉红美少女呆坐窗台可爱迷人唯美写真

席正梃牵着尹婉竹进入办公室,看了一眼办公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,神色平淡。

尹婉竹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耸耸肩:“正梃,看来有得忙了。”

“没事,”席正梃捏了捏她的手指,“又没规定一天之内处理完。”

他自己就是最大的boss,他想怎么安排工作节奏,都可以。

尹婉竹笑,比了个加油的动作:“加油!”

席正梃无奈的揉了下她的脑袋:“去做的事情。”

尹婉竹挥挥手,便回了她专属的玻璃房。

将带过来的电脑打开,开始例行检查昨天的稿子,然后发布出去。

她很认真,以至于手边的手机震动了好几下,都没有注意到。

直到方芮的电话打过来。

尹婉竹伸了个懒腰,将电话接起来:“喂,小芮。”

春天了,明媚的阳光透过硕大的落地窗照进办公室,将地板镀上一层淡金色,整个办公室都暖洋洋的。

“婉竹,我拉进微信群,怎么不进?”

方芮开门见山。

“什么群?我没看见。”尹婉竹茫然道。

方芮道:“是我们辅导员昨天建的微信群,里面都是我们的同学,昨天报道也没去学校,群里面就差了,到时候一些事宜会在群里通知。”

“这样,行,我马上加。”尹婉竹说。

昨天学校报到么?

她竟然什么都忘了,连学校都没去。

挂了电话,尹婉竹立刻加入了方芮所说的群,果然,同学们都在。

尹婉竹一进群,原本就活跃的同学们立刻更活跃了。

【女神来了,和女神在一个微信群,真的好荣幸啊!】

【女神真是幸运啊,竟然能嫁给席正梃这种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,简直羡慕死我们了。】

【实名羡慕+1】

【实名羡慕+2】

【+10086】

尹婉竹盯着不断刷屏的消息,直到看到席正梃的名字,才意识到同学们在议论的人是自己。

她抿了下唇角,自谦了几句。

同学们这么诧异,她也不太惊讶。

毕竟,当初得知席正梃就是尚骞的时候,她也是诧异得不得了的。

简直是匪夷所思。

正在刷屏的消息里突然就出现了一条十分不和谐的消息——【呸,心机婊!恶心(图片)】

原本热闹的微信群,静默了十几秒钟。

然后,便炸开了锅!

【哎汪姗姗,嘴巴放干净点儿。】

【那是自作自受,竟然还怪到婉竹的头上来了。有毛病吧!】

【我看是病得不轻!】

所有人都向着尹婉竹,汪姗姗被气坏了。

【们这群狗腿子!现在见尹婉竹发达了就开始狂拍尹婉竹的马屁,真是够了!

我说得没错,尹婉竹就是恶心!

她明明就是尚骞的女人,却故意让我因为将她送到尚骞床上的事情害我去坐牢!

这种女人真是歹毒!

好在老天有眼,席家人不接受她,她还流产了!哈哈哈……

我看她肚子里的宝宝上辈子一定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,否则怎么会投胎到她的肚子里!

但愿她以后胎胎流产,即便生下来也活不过三岁!哈哈哈……】

接着,汪姗姗发了一连串大笑的表情。

尹婉竹盯着那些字符,捏着手机的手指努力的收紧,气得浑身都在微微发抖。

汪姗姗这女人还真是阴魂不散!

就算是她是尚骞的妻子又如何?

她汪姗姗的行为本来就触碰了法律,受到惩罚那都是她活该!

屏幕上,同学们都在说汪姗姗太过分了。

尹婉竹漂亮的手指不断的敲击着屏幕。

【汪姗姗,曾经和成为朋友,是我尹婉竹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。

坐牢都是罪有应得,怪不得谁。

我是否被席家所接受,那也不是该操心的事情。

至于我的孩子没了,更和没一毛钱的关系。

另外,这种坐过牢,品行不端,连一个未出世的孩子都咒骂的恶毒女人,为什么没有被南城大学开除学籍?

这样的人还有资格做南城大学的学生么?】

说完,尹婉竹就直接退出了微信群。

当初,她和汪姗姗的情分就已经烟消云散了。

如今汪姗姗竟然直接攻击她未出世的孩子,她自然更不会讲什么情面。

汪姗姗这样的人,就该给她一点点教训!

尹婉竹的脸上写满了不悦。

她刚退出微信群,方芮的电话就打了过来。

“喂,小芮。”

“婉竹,知道了?”方芮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“嗯。”尹婉竹应了一声,声音很低落。

方芮柔声安慰道:“婉竹,别太难过,今年才二十一岁,未来还很长,和席正梃还会有孩子的。汪姗姗那疯子的话,不要放在心上,她就是嫉妒。”

“嗯,小芮,我还好,别担心我。”尹婉竹道。

当初的确是觉得天都塌下来了,现在已经撑过来了。

方芮又道:“放心,我爸是学校的股东,我会让汪姗姗退学的,她这种人,的确是不配贴上南城大学学生的标签。”

尹婉竹神色稍霁:“谢谢,小芮。”

让汪姗姗受到应有的惩罚,尹婉竹的心里好受多了。

希望汪姗姗永远的从她的世界里消失。

方芮:“和我说什么谢谢,对了,的毕业论文整理好了吗?”